机核网的事情我不做评论,在跟美末2无关的电台底下刷评论的人成分也很清晰,根本不值得理会。今天看到这么一个精神精英主义微博被人挂起来嘲笑,我觉得实在合理,因为精英主义向来不该如此傲慢。

 

纵观人类历史,集权与精英是文明社会发展的巴黎玫瑰线,是隐藏在各种冠冕堂皇的主义与制度下的伏线,这点不可辩驳;但是你要说哪个文明禁止了底层百姓发出声音,那真是前所未闻。奴隶社会里的奴隶尚且可以私下交流,封建社会的平民尚且可以市井闲聊,资本主义社会的低产阶级尚且有资格投选,又有哪个社会禁止了那些“没能力没脑子的人”发表高见呢?

 

网络的确联通了你我,但是人们并没有适应网络世界的连通性——没有意识到网络已经是公共领域,在SNS上发表的言论已经不是后院私聊。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经不起推敲的言论都可以归结为私下发声,而不是元老院里的争论,亦或是众议院里的议程,它们只是村头街口、市井深处、自家后院里的无责任的宣泄,不值得其他人聆听和深究。而恰恰又有一些精神上的精英主义人士,偏要强求所有在网络上发言的人具有基本的思考能力和知识基础,这才是最可笑的。我不觉得人类的灵魂有高低贵贱,但是我觉得思想言论是有质量的高下的,而知识的多寡以及思维的疏密的确决定了言论的质量,受教育的背景又某种程度上决定了知识与思维,这是人们虚伪地避讳但又无可避免的。

 

但是反过来说,这种“精神上的精英主义”又是善良的,因为他没有跟真正的精英主义一样,顺从民粹,疯狂的掩盖真相。反观真正的精英阶层,发明了多少虚假的学说领域,来吸引注意,建立思想壁垒,掩盖真正的意图?“没有资格在公共平台发声”?如此傲慢的想法虽然是事实,但是结果却是惊醒睡人,挑起对立,引起思考,甚至导致变革,这绝不是精英统治乐见的。

 

因此,精英主义不该如此傲慢。精英主义的本质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,其宣扬的“让最合适的人去做最合适的事”本质就是让最有力量的人去统治,让体力与脑力欠缺的人去劳动和被统治。也许人们将来会思考出更优美的结构去代替传统的集权,但是力量与统治的关系从未改变过。而精英们则暗自经营着这个“隐修会”,守护这个世人皆知却世人皆忘的道理。